site logo: ept.kan.center

颜丹:新版历史教科书删文革内容系误读?

文革对中国社会造成严重破坏。图为文革杀人写实画作(绘图:前红卫兵陈永生)

文革对中国社会造成严重破坏。图为文革杀人写实画作(绘图:前红卫兵陈永生)

人气: 37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3日讯】这两天,大陆人教社又摊上事儿了。其官方微博在1月10日晚发布的通告中如是写道,“近日,有人在网上发帖称新版历史教科书删去了‘文化大革命’一课,引发网民关注。实际情况是,统编初中历史教材八年级下册专题讲述了‘文化大革命’,将在2018年3月春季学期投入使用”。通告还指出,“在第6课《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中,将‘文化大革命’单独作为一个专题进行了重点讲述,分六段全面系统讲述了‘文化大革命’发生的背景、过程和危害等”。

基于人教社的回应,不少陆媒发文称,“新版历史教科书删‘文革’内容系误读”。从人教社公开对教科书中的“文革”内容分六段进行概括总结的举动来看,有关“文革”的所有内容完全被删掉,应该是不太可能的。因为人教社不会愚蠢到让自己百口莫辩。然而,关键是,“没删”又能代表什么呢?此番事件之所以博人眼球、引发热议,真的仅是因为教科书中的“文革”疑被删掉吗?

作为对基础教育产生巨大影响、直接对孩子起著洗脑、宣传作用的教科书,对“文革”如何处理、如何讲述,一直都是中共官方对“文革”有何立场、态度的风向标。如果说,在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逐渐了解包括“文革”在内的、自中共建政后,由毛策划、发动的一系列政治事件的真实内幕时,直接在书中对“文革”进行删减,只会给官方带来更多的负面效应;那么有选择性的对内容进行描述、介绍,或避重就轻的对某些片段加以篡改,也就成了中共官方更常用的方式。

比如说,有网友发文称,“旧版教材中‘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一课的内容与‘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探索’合并,在新版教材中统称为‘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也就是说,在原来的书里,至少还为“文革”单列了一课,而如今却连标题处都不提了。这种做法不就是在刻意的让文革淡出人们的视野吗?

此外,更露骨的是,旧版中“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在新版教材中被删掉了“错误”二字,一下子就把对毛的否定变成肯定了。而这句话上方的那个写着“动乱和灾难”的小标题也被删掉,则更加淡化了文革给好几亿中国民众所带来的恶劣影响。还有媒体批露,在总结部分,新版教科书还多加了为中共发动“十年动乱”进行粉饰的语句,即为“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世界历史总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过程中前进的”。由此,老毛的政治阴谋成了历史发展的必然;这个让中国人互相残害、导致数千万民众惨死的罪魁祸首,一下子被美化成某项伟大事业的缔造者。

从上述这些动作来看,人教社对“文革”倒是没有大删大减,毕竟也只有几段,根本就无法删减。然而,通过剔除关键词汇、修改、润色等更加隐晦的手法,仍将内容模糊不清、含义出现偏差的所谓“文革”历史呈现在读者面前。说到底,无论人教社删不删“文革”内容,中共对“文革”的态度以及是否愿意还原其真相,从而让老百姓彻底了解整个文革的始末、并进行深刻反思的真实用心,其实从未变过。

此外,更值得一提的是,既然文革是由中共党魁毛泽东一手策划、发动的,并被很多中国人称为“十年浩劫”,那么对其如何评价、如何定位,真相到底如何,就不能任由中共来独占话语权。实际上,由诸多文革亲历者、受害者、流亡学者、中国问题专家撰写的有关文革的书籍、影视作品都是近距离了解文革真相的极佳途径。然而,这些珍贵的史料却被中共长期阻隔在中国大陆之外。

在《九评共产党》一书中,作家秦牧曾这样描述过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连坐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以进行。”通过这些词句,文革中暴力破坏的范围和力度可见一般。

暴力被滥施的后果不仅是对物的破坏,更是对人的血腥屠杀。文革最令人触目惊心的,当属死亡人数。“据专家们的保守估计,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达773万人”。文革不仅制造了死难者,也制造了大量的刽子手。很多人“因在屠杀中‘表现好’而得以入党”。有资料显示,仅在广西一省,“就有9千多人是杀人后入党的,有2万多人是入党后杀人的,还有与杀人有牵连的1万9千多人”,即总共“有近5万共产党员参与了杀人事件”。

共产党员的背后显然就是共产党的政府及首脑。这一结论与“文革中死人最多的时期……是‘各级革命委员会’已建立,毛泽东恢复了对国家机制全面控制的1968年”;“在全国著名的大屠杀案件中,滥施暴力、血腥杀伐的大多是政府控制的军队、武装民兵和各级党员骨干”形成了契合。

而这些核心内容、关键史实,在中共人教社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中,从来都是只字未提的。说到底,让中共在自己编撰的教科书中讲“文革”,不过就是给了中共一次狡辩、推诿的机会。从那些写有生动、鲜活的真实案例、受害者的现身说法等直接能让中国老百姓读懂的书籍和影像资料一直被当成禁书、禁片的现状来看,被编入中学教科书的文革历史,显然就是用来哄小孩的。

中共官方早就盘算好了,学生根本无需看懂,只在考试中选对文革何时发生、何时结束等无关痛痒的选项就行了。如此,对于文革,绝大多数的中国学生都处在无知的状态,也就不足为奇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1-14 2: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