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中国留学生墨尔本做代购 月入数千澳元

商场里的奶粉。示意图。(SAEED KHAN/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秀媛澳洲墨尔本编译报导)澳洲广受欢迎的婴儿配方奶粉、护肤品和保健品正在为中国留学生创造巨大的商机。一些人通过高价转售这些产品,每个月可以赚得数千澳元。

《太阳先驱报》采访了一些通过做代购赚取巨额利润的留学生。

来自墨尔本的贝拉(Bella,她不愿发表自己的真名)做代购近一年,她说:“如果学生有正确的人脉,那么每周可以赚一千多澳元。”

她表示,她此前在网上设立了业务,通过微信等应用程序推销自己,会在每笔订单总成本的基础上增加约20%的佣金。

“中国人信赖澳洲品牌,这就是为什么需求如此大。另外,从澳洲购买会比从中国货架上购买便宜。”

墨尔本大学学生谭晶文(Jingwen Tan,音译)说,因为中国对澳洲保健品和婴儿奶粉的需求巨大,所以她开始做代购。

她说:“中国对澳洲产品的需求量很大,而且国内售价较高,这为代购提供了生存空间。因此,越来越多的学生在通过这个赚钱。”

她说自己经常卖保健品,每件产品的利润最高达10澳元。

“收入不是固定的和按周计算的,一些来到这里的学生会试图做代购,但如果他们赚不到钱或没有顾客,就会放弃。”

谭晶文说,中国最近在打击包括婴儿配方奶粉在内的进口商品。

她说:“中国对代购的审查非常严格。我已经不在微信上打广告了。只有熟人来找我买东西的时候我才会做。”

昆士兰科技大学(QUT)商学院的莫蒂默(Gary Mortimer)博士说,代购们通常是国际学生或访澳游客。

“做代购的学生找到了一个可以为继的市场,可能向中国的一个小城镇卖东西,他们认为这比做正当工作并缴纳所得税要好。”

莫纳什大学高级讲师德容格(Alice De Jonge)专门研究亚洲商业法,她说,虽然中国在管制代购市场,但澳洲监管机构没有理由限制澳洲市场中的支出。

她认为:“监管机构应该允许尽可能多的外国资金发挥其购买力,以推动停滞不前的零售业。”

澳洲妈妈网络平台Mum Central创始人詹宁斯(Belinda Jennings)说,她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婴儿配方奶粉出现短缺时,澳洲父母们会感到沮丧。

“我非常同情那些在2008年毒奶粉危机发生后,对中国奶粉质量持怀疑态度的中国父母,但有关部门需要采取措施来满足需求,以帮助澳洲的妈妈们。”#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